2010年韩国电视剧)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名家》是韩国KBS电视台于2010年1月2日播出的古装连续剧,由李应福、全宇成执导,白英淑、尹英秀编剧,车仁表韩高恩、金成珉主演。

  该剧以朝鲜时代后期和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期的时代为背景,讲述正义、道德地行使富的过程

  出身于庆州名门望族的少爷,为了拯救没落的家族跳进商海。抱着远大抱负当上司雍院的参奉官职,却卷进了南人和西人的战争,在这个过程中看到自己的精神支柱的父亲,朝鲜巨富张吉泽的悲惨结局,大彻大悟的他放弃一切回到庆州,开始专研土地和农业。在朝鲜后期的农业发展带来莫大影响,为庆州崔氏300年来成为甲富打下了基础。老年把庆州崔氏家的全部财产返还社会

  1636年冬天,一群躲避丙子胡乱的难民来到庆州。庆州的崔氏家经历了壬辰倭乱和丁酉再乱后成为名门望族。崔震立将军打开自己家的粮仓救济难民。小国善看着救济难民的爷爷,想着自己也要出一把力,于是动员难民的孩子们在河边搭石桥,反而让孩子们在严冬里受尽了苦。爷爷震立举起鞭子打孙子。崔氏家的下人金子春向难民们做起粮食生意,收罗各种贵重物品。隐瞒叛贼女儿身份的丹儿变成下人尚南的女儿躲在这些难民当中,内需司派官员秘密寻找丹儿。尚南和丹儿的主人沈元乔是唯一知道金子春的过去的人。子春计划除掉拿过去的事情威胁自己的沈元乔,正向南山汉城蒙尘的仁祖向崔震立传达御令。

  陷入金子春的诡计的国善面临危机,艰难逃跑的丹儿来到国善的家,同一时刻被扔在祭堂的国善落入了元乔的手中。国善家的粮食一天天减少,而子春的腰包却一天天鼓了起来。庆州的难民里开始传出抱怨声,张吉泽为了寻找丹儿来到庆州。丹儿发现绑架国善时凶犯掉下的扣绳,开始怀疑对难民发高利贷的子春。国善施计抓住子春,露出狐狸尾巴的子春在被抓去国善家的途中被难民们围绕着狠狠教训。子春一家连夜逃跑,发誓一定要报仇。为了准备军粮崔氏家卖掉全部土地,一夜之间变成平民,就这样过了10年的时间。

  国善成为崔氏家的依靠,为了赚躺在病床的母亲的治疗费而奔波,而父亲崔东良却整天只对着国善论起孔孟道理。国善为了筹药钱坐在赌桌前,再次秘密来到庆州的张吉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吉泽用钱做鱼饵接近国善。连夜逃跑的金子春在汉阳做高利贷成为富人,还买下空名贴得到两班的身份。儿子金元日当上了捕盗厅的从事官的官职。小时候被张吉泽获救后成为他的养女丹儿当上了张吉泽商团的一把手。

  丹儿帮助差点买假牛黄的国善,不料平时对丹儿虎视眈眈的七派对他们伸出魔掌,危机时刻国善拼死保护她,丹儿带着受伤的国善和半石来到家。张吉泽把从庆州找到的名剑送给户曹参判崔元英,目的是拿到税粮的运送权,对京江商人施压。京江商人对此大闹,张吉泽商团和京江商人发生了一场战争。正在调查假牛黄事件的金元日发现背后有父亲金子春。国善为了拿回五十两种子钱想出解决假牛黄事件的方法,因大量购买牛黄而陷入危机的丹儿为国善提供资金。

  江尚和七派一党想割断张吉泽商团的粮食运送线,但在国善的机智下计划失败。摆脱危机的张吉泽向国善提议一起合作,重新找到新希望的国善对张吉泽提出意外的想法。看涨买进了明太鱼的金子春面临资金危机,他焦虑地来找张吉泽求助,却被嘲笑是个高利贷。燃烧起复仇心的金子春开始接近柳中伍。国善在丹儿的丝绸店开始做买进丝绸的事情,思念丹儿的元日来到丝绸店,在那里遇到了国善。丹儿送给两个人香囊。清朝使臣来到汉阳,户曹判书崔元英叫来张吉泽表示送给清朝使臣朝鲜的丝绸,让他去准备物品。

  国善找了全汉阳也没有找出一匹丝绸,原来金子春全部买断丝绸。国善来找金子春谈判。黑夜丹儿秘密来找沈正鹤,却发现了他的尸体。官员被害事件震惊了整个捕盗厅,金元日在事故现场发现了丹儿的香囊后大吃一惊。国善前往扬州购买丝绸,不料想利用灾年抬高丝绸价格的中间商们已经买断了扬州的丝绸。没有找到丝绸的张吉泽商团面临危机,国善发挥机智,与扬州人做了两边都有利的交易,不料遭到张吉泽的责备。丹儿因涉嫌谋杀沈正鹤而被捕,

  金元日想方设法要救出丹儿,不料平时对元日不满的另一个从事官负责审问丹儿。国善为了证明丹儿无罪千辛万苦地找出证人,但崔元英抢先一步杀死了证人。金秀万来找张吉泽说出崔元英的阴谋,吉泽来找崔元英谈判。元日看着为救丹儿东奔西走的国善产生嫉妒心。国善来到宫廷的侧门敲锣来告知丹儿的无辜,反被挨打三十个大板。捕盗厅里进行着对丹儿的拷问,平日对元日不满的从事官狠狠拷问丹儿,正当下令对她进行烙刑时捕盗队长闯了进来。

  崔元英搞垮张吉泽商团的计划一步步进行着,成为崔元英左右手的金子春出谋划策。柳亨元告诉国善比起中间倒卖物品留下微薄利润的生意,造出这一切的土地才是最重要的道理。这时从庆州发来的物品到达汉阳,国善看着爷爷的遗物下定了决心。负责张吉泽商团粮食被夺事件的元日来找丹儿,看到拥抱在一起的善和丹儿不禁惊呆。

  户曹判书崔元英扣押了张吉泽商团的所有粮食运送线和财产,加上市面的所有店铺被封锁,商团实际上已经被迫关门。张吉泽下落不明,来找金子春泄愤的柳钟伍反被包围起来。国善来找元日欲洗脱张吉泽的罪名,当得知这样反而让丹儿陷入危机后感到绝望。一连串的打击让丹儿失去了对生活的欲望。元日来找丹儿表白感情,但丹儿的心中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彼此更加坚定了感情的国善和丹儿结束汉阳的生活回到庆州。

  国善的家中为他的婚事热闹非凡,心中已有丹儿的国善与父亲对立,目睹家中纷乱的母亲晕倒过去,自责一切都因为自己的丹儿痛苦地决定分手。崔元英重赏对去除张吉泽商团有功的金元日,元日开始连连升官,元日的父亲也跟着兴奋不已,开始计划回庆州对庆州崔氏实施复仇。为悄然离去的丹儿难过的国善被人骗走了土地,在妓院里丹儿受尽客人的戏弄。

  国善梦想开垦荒地来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国善的父母为儿子决定住在故乡而感到欣慰。跟随担任庆州营将的元日回到庆州的子春却发誓要对崔家复仇。在东莱府的妓院谋生的丹儿偶遇小时候在庆州曾救过一命的末童的父亲柳氏。通过卖米起家的柳氏委托丹儿经营店铺。躲在东莱府的张吉泽和尚白用卖掉金柜的钱买下一间简陋的旅馆,开始筑起新的根据地。由于参与荒地开垦的良民们被拉去当劳工,国善面临着困境,他想起了丢弃土地离开的流浪民,于是来到了山中。

  国善被愤怒的流浪民拉到了洞里,憎恨两班身份的流浪民欲打死国善、半石和武峰,这时有位意外之人救出国善的性命。等流浪民们平静下来后,国善为他们讲解自己的农业经营哲学,流浪民们开始心动。在东莱府 头毛浦相遇的张吉泽和金秀万感慨万分。张吉泽把手中的金柜全部卖掉,开始购买火药和枪炮,同时金秀万也在一步步推进改变天下的计划。元日根据国法拉着流浪民去做劳役,国善再次陷入危机。国善为了发工钱去借钱,不料这竟然是金子春的钱,金子春要抢夺结束开垦的土地,国善见状跑去庆州官府。不料已经被金子春收买的庆州府尹撒手不管国善的事情。

  得到开垦土地所有权的国善高兴不已,不料刚插完秧的农田被神秘人无情踩踏。在东莱府头毛浦开丝绸店的丹儿与元日重逢,元日向丹儿求婚。受灾年迫害全国发生了大饥荒,而地主们却想方设法趁灾年低价买进土地,深思之后国善果断地下了一个决定。

  金子春想到可以低价买进土地而兴奋不已,为了维持生计,人们用土地换上几包粮食。金秀万组织流浪民和火田民闯入阳山抢夺地主们的财物分给老百姓。武奉代替国善开始买进土地,憎恨金子春的老百姓们甘愿把土地卖给崔家,武奉见状高兴不已。国善看着武奉拿来的地契狠狠地训斥他。明火贼之乱席卷了岭南地区,庆州官府也进入了非常时期。

  金秀万带领明火贼攻打庆州,绞尽脑汁剥削老百姓的地主们面临被砍头的危机。国善和子春也头戴小偷的头巾走向刑场。元日和官军找到秀万躲藏的山寨,不分男女老少展开大屠杀。

  国善不顾庆州府尹的威逼利诱坚持己见。金子春欲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搞垮崔家。被认定是民乱的幕后指使人的国善押送前往汉阳,洪头拿着斧头挡在押送的人群前。元日拔剑迎向洪头,这时传来张吉泽的一声号令。

  出身于庆州名门望族的少爷,为了拯救没落的家族跳进商海。抱着远大抱负当上司雍院的参奉官职,却卷进了南人和西人的战争,在这个过程中看到自己的精神支柱的父亲,朝鲜巨富张吉泽的悲惨结局,大彻大悟的他放弃一切回到庆州,开始专研土地和农业。在朝鲜后期的农业发展带来莫大影响,为庆州崔氏300年来成为甲富打下了基础。老年把庆州崔氏家的全部财产返还社会。

  没落的两班家的女儿,假扮成家里的下人尚南的女儿来到庆州避难,在那里遇到了国善。成为巨富张吉泽的养女,给来到汉阳的国善教商业手段。养父张吉泽在战争中牺牲后悄然离开,后来变成釜山倭官的巨富来帮助崔国善。一辈子与国善无缘成为恋人的悲剧女人,崔国善的精神伴侣。

  金子春的儿子,始终摆脱不了第二的命运,但是胡乱之后一切都变了。父亲买下空名贴成为两班,他也由此可以参加应考,想方设法阻碍试图重振家族名望的崔国善,因为丹儿与国善成为情敌。父亲死后诬陷国善是明火贼的背后人物,反被揭穿了自己身份的秘密。性格执着,一次次阻挠国善,是国善一辈子的对手。

  壬辰倭乱导致炼油得到的财产都失去了,指名要出战为了树立的名门家族的威望。但是人到晚年还是为了维护参加“丙子胡乱”的人而英勇就义。儒教思想的象征人物,门下难以击退的大人。谁是最重要的人的巨大命题一直有困扰。崔先烈的成长过程中逐渐明白爷爷的教诲,而崔国情的精神支柱也是亲切温暖的爷爷。

  崔国情的父亲,清廉的代表,比现实更重视名分的儒教价值观的坚定支持者。虽然经济上无能,但是心中深爱先烈这个儿子的父亲。跟随父亲崔镇砬将军在战场上杀敌,为了社稷回到故乡保护自己家族。创造了经营的物品同时售罄的纪,收集各种农作物信息,为国家在今后农业、开垦的主要发展提供了理论基础。与国民的理想和现实的看法差异犀利地对抗的人物。

  《名家》中演员金成珉为观众展示出他的首个历史剧镜头,在剧中扮演当上捕盗厅从仕官的金元日一角,初

  登场即受到观众好评。《名家》讲述了庆州的崔氏家族如何积累财富以及所作所为,是一部赤裸裸地介绍成功秘诀的电视剧,和一般韩剧主要描写爱情和道义等脱离现实的幻想不同,非常露骨地强调金钱和学历以及实现成功的方法。这同“害羞”而不愿提及露骨言论的剧集形成鲜明对比。随着社会趋于稳定,人们对富豪的排斥感也逐渐减少,开始承认现有的社会秩序,这种社会氛围积极地体现在电视剧当中。但这类电视剧可能会给人造成“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的成功万能主义,不免令人担忧